★无路可退负重前行愿来路几多美好★

很久了,总是会突然的空皇,心慌,无所归依。其实不应该,我是一个两个孩子的妈妈,大女儿樱桃的9岁,小儿子丸子的1岁多一点。

无路可退负重前行愿来路几多美好

我不能面对,也不敢直视,我是一个癌症患者,去年的11月份刚动完手术,甲状腺乳头状癌。所有人都告诉我,包括医生,说这种癌症愈后很好,不用过于担心。我自己也愿意稀里糊涂的愚信这种说法,让自己傻傻地乐呵,忙活。我有两个可爱到让人骄傲的孩子。这是我最大的安慰。我知道没有别的办法,我愿意相信这种说法,我愿意健康长久地生存下去,我的孩子还小,我想陪伴他们到他们成年,自立,结婚,生子,我愿意做那个中国传统的老人,当姥姥,做奶奶,帮着孩子看家、做饭,照顾孙子…我不敢想,有时候我会沮丧的以为,我的这些想法,很有可能是妄想。

老公对我很好,很爱我。他曾被单位的同事一致评定为“第一男人”,意为“疼爱老婆第一男人”。动手术我切除了一半甲状腺,以后需要终生服用优甲乐。每天2片,雷打不动。每天早晨,老公会早早起床,取了药,端了水,来到床边,叫醒还在沉睡中的我,看我吃下药再睡下,他就收拾一下,出门了。

我知道他是出门慢走减肥,顺道买早餐。老公体胖人懒血压高,家里人一直很担心,尤其是我爸妈,一直催促着他减肥吃药调血压,我知道,爸妈是在担心我们,担心我们这个家。孩子还小,我们身体都需要很好的注意,以后的路途漫长,我们需要好好扶持着度过,养大孩子,慢慢变老。可是,世事无常,谁又能知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。

有件事情我得忏悔,我总也不会怀有积极光明的态度,时刻总是担忧和沮丧。这样很不好,我试着让自己转变。然而近期总有不好的消息传来。那天晚上九点多了,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,当时我裹着上衣正在樱桃屋里讲着睡前故事。听到敲门声,我知道肯定是妈妈。这个时间该是她刚伺候完一家老小:做晚饭,吃过饭,收拾完碗筷,才腾出时间过来我这边坐坐。说来惭愧,应该是我饭后闲暇去爸妈家里小坐陪聊才是。妈妈过来,我们母女对坐在餐厅的餐桌两旁,一会儿,老公给妈妈送来暖茶一盏,妈妈开始和我聊起了家常。

那一晚,妈妈带来是两个坏消息,一个是三姨生病住院了,胃肠息肉,需要懂手术。另一个是弟妹的爸爸查出了癌症,和三姨同一天办的住院手续,一个住在S大的B座5楼,一个住在8楼。

听完这个消息,我有些心塞,闷坐了好久,那口气深深地吐出去,久久没有吸回来。我总有种感觉,自打姥姥过世以后,这个看似庞大家族似乎走向了没落。先是大姨查出了甲状腺癌,接着是二舅心梗放支架,接着是大舅喝药自杀,然后就是我,三姨一直是个病秧子,一会儿头疼,腰疼,肠胃胀气,总之,在生活处处不如意的境况里,她的身体也是每况日下。

还有,就是弟妹的爸爸,那是一个看起来满面红光的干瘦老头,最近一次见他是在奶奶的葬礼上,他去给奶奶上人情,一身的精干,实在看不出会生这样的病。哦,其实不对。我还不是看起来很强壮么。问题是,真的中招以后精神是不是还能那么强壮,那才是生存的机会。

说这样多,自勉吧。

想起了那晚弟妹隔着珠泪看向我的眼睛,那么绝望,那么心痛。我感同身受,谁人没有父母,谁又不希望父母康健在世百年。

愿好运降临我家,带走梦魇和厄运,大家都好好的,和乐康泰平安! 


最新动态

联 系:

电 话:

Q Q:

地 址: